• 15136589988
  • 産品分類
  • 聯系我們
    联 系 人: 何經理
    移動電話: 15136589988
    固定電話: 18903961733
    通訊地址: 駐馬店市驿城區丹尼斯
  • 從茅盾手稿案看書法作品

    從茅盾手稿案看書法作品

    前不久,因爲茅盾手稿拍賣而引發的著作權侵權案二審審結。茅盾先生是中國現代著名作家,而且擅長書法。在他逝世後,他用毛筆書寫的近萬字手稿亮相南京一家拍賣公司的拍賣會,最終拍出了1050萬元的價格。雖然拍賣最終未能成交,但卻引起了茅盾後人的高度關注,並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判令拍賣公司、手稿持有人停止侵害涉案手稿作爲美術作品的展覽權、發表權、複制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以及作爲文字作品的複制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爲,並要求兩被告在媒體上公開道歉、賠償損失。

        2018年1月,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維持了一審對手稿系美術作品的性質認定,維持了一審中判決拍賣公司賠償的決定。在該案中,爭議焦點之一就是茅盾手稿是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書法作品”。那麽,什麽是“書法作品”呢?

        “書法作品”的定義和保護規則

        所謂“書法作品”,是指以毛筆或其他工具或方式書寫、展現的具有書法特征的漢字所形成具有獨創性的作品。根據《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的規定,在作品類型上,書法作品歸屬于“美術作品”,即“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具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書法作品需要保護的內容,是要排除漢字本身的字體結構和筆畫順序關系,因爲這屬于公有領域的內容,任何人不得獨占。書法作品的保護,必須是在排除了漢字原有造型後在筆畫粗細、運筆走向、布局結構、手法特征等方面的獨立創作的個性化內容,例如,對于具體某個漢字的筆法、結構和墨法的具體表現以及結合。

        而對字體的技巧或者方法而言,屬于一種創意或者思想,並不是著作權法保護的內容。例如,據報道,某書法家的書法作品《知足常樂》《吉祥如意》《賓至如歸》和《一生平安之福》等4個合體字,經福建省版權局受理登記獲版權保護。筆者認爲,對于這4幅作品而言,受到保護的內容僅限于畫面表達而並不應包含“合體字”這種書寫技法本身,因爲類似技法早已存在,在我國民間常將一些帶有吉祥含義的短語合寫爲一個字,以祈求幸福,常見的合體字如“招財進寶”“雙喜”等,其最大特點在于共同部首可以巧妙共享。

        茅盾手稿案中的相關問題

        該案中,被告主張涉案手稿並不構成著作權法上的美術作品(書法作品)。原因包括兩個方面:第一,涉案手稿系投稿所作,並不具有書法創作的主觀意圖;第二,涉案手稿上有多處修改的痕迹,又不具備題跋、印章、紙張等書法作品的形式特征,因而不屬于著作權法所保護的美術作品。筆者認爲,上述兩個理由都是站不住腳的,以下逐一分析。

        第一,創作作品宏觀上的確需要創作意圖,但並不要求具體的創作目的。所謂“創作意圖”,是指作品的獨創性必須有作者的宏觀意圖和個人印記,如果創作意圖缺失或不足,即使客觀上完成了某種藝術成果,也不能認爲構成了作品。例如,某人在繪畫比賽現場正在喝果汁,突然劇烈咳嗽而將紅色的果汁噴在面前的白紙上,結果形成了萬朵梅花狀的圖畫,這種圖畫即使獲得了專業人士的高度評價也不能獲得版權法的保護,因爲該圖畫的形成完全沒有體現出人類的任何主觀性的創造活動。但是,需要創作意圖並不等于苛求具體的創作目的。例如,某個男士看到一名美女後一見傾心並用毛筆爲其寫了一首情詩,但隨後在交付情詩時被拒絕,該男士心灰意冷就將情詩投給了書法大賽,沒想到中了頭獎。可以看出,該男士寫情詩的直接目的是爲了示愛而並非爲了參加比賽,但這並不影響其客觀上構成書法作品,因爲其主觀上的確具有創作的意圖(盡管目的是爲了示愛),因此不能否定其構成作品。換言之,著作權法並不要求智力成果的表現形式與最終用途一致。

        第二,著作權法上的書法作品並沒有題跋、印章、紙張等形式上的要求。傳統意義上的書法是我國一種以文房四寶爲工具抒發情感的藝術。工具的特殊性是書法藝術的一個重要方面。借助文房四寶爲工具,充分體現工具的性能,是書法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傳統意義上的書法作品,包括題跋、印章、紙張等形式要求。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書法作品,和傳統概念的重大區別之一,就是並不苛求這些形式。換言之,即使是一個幼童所書寫的毛筆字,不論美醜,只要滿足最基本的個性化要求,也可以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

        正如法院在判決中所指出的那樣,涉案手稿用毛筆體現了漢字書寫藝術的精妙,能夠給人以審美的享受,符合著作權法對于美術作品的相關規定,應當受到保護。對于題跋、印章缺少的問題,判決書認爲,著作權法並不要求美術作品具有這些形式特征。正如王羲之的《蘭亭序》以及顔真卿的《祭侄文》,兩者均屬于文稿,都有多處塗改,且缺少署名、落款、印章,但這些都不影響其獲得“天下第一行書”“天下第二行書”的美譽。書法作品保護的是通過執筆、運筆、點畫、結構、布局等技法表現出來的漢字書寫藝術,而不是前述的那些形式特征。(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 備案號:          本网站由 銳之旗提供技術支持
  • 營業執照